无障碍

【原创空间】最后一次机会

发布时间:2020-10-31 15:31 来源: 必威官网登陆 融媒体中心

像所有热血青年一样,那时我在山区学校里挥洒自己的青春和汗水。一晃十年,我已满面菜色,形如瘦鹤。但校长却说我是个人才,独创“通俗教学法”,在教改的浪潮中头角峥嵘。我不信,说:“如果我是个人才,为什么我都三十了您答应给我找媳妇的事还没影儿?”校长笑了,说的话有些无赖:“这里女人少,我是姑娘早嫁给你了!”

我也不信校长“女人少”的说法,我们团委就有位年轻姑娘小何老师,个子不高,但一笑起来脸上有两个小酒窝,特别美!当然,这里的女老师是要嫁到城里去的,况且你见过中年油腻大叔与小仙女的爱情佳话?

校长曾组织过一次青年教师联欢宴会,当时他有意在女孩面前吹嘘我如何多才多艺,还在刊物上发表过文章呢!其实我就是在市晚报上写过一两篇表达贫穷与爱情无关之类的散文。可是纯真的小何老师睁大眼睛夸张地问:“真的吗?”当时校长喝多了,就极力怂恿我当场赋诗一首以示文才。我也多喝了些,飘飘然有些李白的醉意,竟然真在小何的本子上乱写了一首诗。小何老师双手合在胸前,脸上的小酒窝里盛满了动人的笑意:“哇!太有才了!”其实我写了什么,事后我一点儿也记不起来了。我曾经问过校长,校长说他也只记得有两句是“繁花绿树嫌空寂,春色看尽少一人”。我的脸红了,我这想娶媳妇的狼子野心也太暴露了吧!从此我看见小何有些尴尬,虽然她一如既往地微笑自然,酒窝嫣然。有一次我在出板报时小何老师看见了我的毛笔字画,拍手笑道:“哇!好潇洒的字画,教教我吧!”也是,现在的年轻人玩的是电脑手机,还有多少人会书画?我说:“这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几十年的功夫呢!”她脸上的小酒窝就荡漾着笑意,说:“那跟你学一辈子总行了吧?”我心头一震:这姑娘是不是对我有点儿意思啊,这可是向她表白的一次机会啊!然而我低头看见了自己脚上那双沾满灰尘的老式皮鞋,就只自嘲地笑了笑。有一个星期我发现她突然不笑了,脸上的酒窝也不见了,眼睛里还有可怜兮兮的委屈。我没敢问,谁没有过多愁善感的年龄?有一天我到县城办事,她突然打了个电话给我,说给她买点儿零食回来。我一看当时已华灯初上,估计是她心情不好错过了晚饭,便说:“吃零食对身体不好。”她顿了顿,小声说:“要你管……你买不买吧?”我在学校操场旁桂花树下把零食给了她。当时桂花树还没开花,闻不到香味,路灯昏暗,看得见天上一轮缺月,惨白的光,映在她悲戚的脸上。她默默无语,突然就问我能不能借她一万块钱。我很惊愕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她犹豫了一下,说出了事情的原委:她一个要好的男同学开公司向她借钱,她刷信用卡贷款借了几万给他,没想到是场骗局,他骗了许多人的钱卷款跑了,而她又只能借钱去还信用卡的借贷。我没想到她刚工作不久就遭遇这样的挫折,很替她难过,同时心里又有点儿酸溜溜的滋味,也不知道她能否挺过重要的他给她带来的重大的伤害。过了几天,她突然又有了笑容,对我说:“你借给我的钱是娶媳妇用的吧?我该怎么感谢你呢?”说完眼里像是期待我说点儿什么。我说点儿什么呢?这或许又是一次难得的表白机会,可以趁火打劫遭受挫折之后的感情。但这可不是我的风格,君子好逑,也要取之有道嘛!于是我什么也没有说。随着山区学生的减少,邻近的两个中学合并到了我们学校。教师增多后,我被分流到了其他学校。临走那天,我提着行李在桂花树下和她道别,她似乎有些伤感,说:“你还是到乡下学校?”我点头笑道:“嗯,我的根、我的光荣和价值在乡下!将来你是要嫁到城里去的,你不懂!”她笑了笑:“谁说我不懂?你……”我看着她脸上两个若隐若现的小酒窝,那天显得特别动人,我突然意识到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向她表白的机会了。然而此时她转过脸去了,我就醒悟了,她最终是要嫁到城里去的,所有的表白将会变得可笑而毫无意义,我或许就不该臆想本来就不存在的机会。几年后的一天,我正在另一个乡下中学简陋的瓦房里做饭,突然看见走进来两个人,一大一小,小的是一个三四岁的女孩,时髦可爱的城里人打扮;大的是个姑娘,一笑脸上有两个迷人的酒窝——好嘛!是许久不见的小何老师,越发漂亮了啊!我有点儿小激动,饭就在愣神的时候煮糊了,满屋子弥漫着焦香味。小何让小女孩跟我打招呼,小女孩一笑,脸上也露出两个小小酒窝,像极了小何老师,我想这是她的女儿吧!“啊哟,女儿都这么大了,时间过得真快啊!”我有感而发。小何笑道:“你还是没娶媳妇啊?”事到如今,她女儿都大了,我不再顾忌,大胆地开起玩笑:“谁让你当年没给我机会啊!”“没给吗?我给的机会还少吗?”我尴尬地笑:“其实有好几次我都想表白的,特别是离校那一次,我想是最后的机会了,话到嘴边,你转过脸去了!”小何笑得有些花枝乱颤:“当时我其实是舍不得你离开,心里难受,别过脸去擦眼泪呢!”“真是后悔死了!”我拿着一个馒头哄小女孩,“当年我要是向你妈表白啊,就没你什么事了!”小何笑弯了腰:“那是我妹的女儿!”“什么?”我惊愕地睁大了眼睛,结巴起来,“那你这是——”小何倚在门边,脸微微发红,轻轻笑着,脸上的酒窝里盛满了娇羞动人的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