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障碍

【原创空间】寻  窑

发布时间:2020-10-24 15:45 来源: 必威官网登陆 融媒体中心

父辈常说:寻访古迹能听懂历史的脉搏!因此我从小就喜欢追随大人去寻找朝代的印记,尽量用相机多记录那些风雨飘摇、沧海桑田的遗迹古韵。它们可能是山野中废弃的砖厂,也可能是市区内荒废的铁路、车站,或者是早已杂草丛生的各类工厂。凡是卫星地图上有所发现的,总想实地一探究竟。

  在故乡,离村约8里远的北山麓,有一座始建于清光绪年间的古式砖窑。至今虽已荒废了数十年,但我们总觉得她最具窑中古韵。

  一天,我们从村头沿着爸爸儿时的记忆向北后山进发。但几十年间的农耕变迁,使得那条原先热闹非凡的羊肠小道要么早已被荒草、灌木淹没,要么已经多处改道。因此我们只能朝着古砖窑的大致方向一路摸索前行。即使难度再大,我们也期盼多年的“寻窑”行动决不能半途而废!

  离村越来越远,草木愈发葱茏,仿佛已经置身于原始森林之中。偶尔传来的鹧鸪等各种鸟类的鸣叫声越来越密集,和上那连绵起伏的阵阵松涛声在山坳间四处回荡,加上偶遇点缀于乡间小路上的几群悠闲的牛羊,山野间竟也洋溢着欢快祥和的气氛,我的心里顿时荡漾起一股美美的暖流。

  翻过了数不清的丘峦,穿过了茂密的林海,跨过几十道终年川流不息的小溪,我们终于到达了预定的地点,却迟迟没有看到爸爸所说的古砖窑。我最初那股“不到长城非好汉”的冲劲很快就低沉下来,逐渐感到一股力不从心的疲惫拢上心头,气温似乎也乘机闷热起来。

  向来精明的爸爸此时也十分疑惑。毕竟这座古窑曾经是他儿时最美的记忆之一,应该近在咫尺,怎会杳无踪影?经过一番细致的观察,爸爸突然兴奋得两眼放光,激动地指着一处小山坳:“看,这就是我们村的古砖窑!”

  我的目光顺着他的指向,穿过茂密的灌木丛,终于看到不远处的杂草丛里,隐隐约约露出几块青砖,正冷冷清清地藏在一簇簇茂密的长草之下。杂乱无章却长得比大人还高的蒿草,把古砖窑遮挡得严严实实。

  我们弓着背,压低帽檐,在荒草中穿行数十米。拨开厚厚的野草,终于看到了一个残破而又古老的拱形砖窑口。我小心翼翼地探进半个脑袋,打开了相机上的摄影灯,企图最大限度地寻访出她的历史原貌。

  砖窑颇为破败,但整个窑室大致保存完整。它的内室为圆形,拱形顶墙的火砖面上布满了斑斑驳驳的烧蚀痕迹。虽然它们大部分都是乌黑泛青的,已经失去了历史的铅华乃至显得十分丑陋,甚至还带有些狰狞。但它们绝对是勇敢而骄傲地滴挂在穹顶上,毕竟百余年间它们经历了无数次烈火高温的严酷考验,但古砖窑励志为社会贡献出更多优质建材的初心却未曾改变过!想到这,我不禁肃然起敬。

  穹顶中央设有一个直径约为1米的漏斗形圆孔,作用是添加待烧制的坯砖所用的通道之一及排烟功能。四周贴地处还均匀分布有四个方形的排烟口。

  致敬于脚下似乎尚有余温的岁月灰烬,轻抚着窑壁上历代窑火留下的印记,我的脑海里仿佛又涌现出砖窑辉煌时代的情景:砖窑室内烈火熊熊,通风口处火烟冲天。一排排坯砖正在经受连续七天七夜的烈火锤炼,封窑后逐渐成长为质优价廉的青砖。一些村民们正在附近赶制新砖坯料,等待下一批的生产时机……那时候,她与华夏大地上千千万万的古砖窑一样,是多么富有时代生命力!

  后来,由于效能低,污染大,古式砖窑的生产方式逐渐被新式砖窑所取代,从而退出了光辉的历史,逐渐被时代所遗忘,它留给后世的只剩一颗古老的初心不改的烈火雄心!

古砖窑,承载着时代的骄傲,记录着历史的沧桑与巨变。我深情地凝望着她:也许她累了,该休息了……我们伫立良久,继而仰天长啸,久久不肯离去。